2020这一年: Blue Sky

2020 对所有人来说应该都是非常不同寻常的一年。这一场疫情波及全球的每一个角落。所幸的是我自己以及身边的大部分人都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经历新的事情总会有新的认识,这次也不例外。总体来说这一年过得还是比较随性的(以前的我可能会用「慵懒」这个词哈哈),不过也还是做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冥想与快乐 关于冥想由于越写越多,就单独拿出来了。另一个于此相关的话题是快乐与幸福感,或者说这是从一个更大的视角来看的吧,也是我今年试图去研究的主题。虽然有一些角度还没来得及去了解,不过也可以先总结一下。 去年过得非常现充,基本上每周末都在山里跑,但实话说有时候会感觉缺了什么。有一次在开车到山里的途中想,这样的快乐是能持久的吗?我需要经常往山里跑才能感受到这种快乐吗?还是说这是一种 hedonic treadmill ,总有一天我会厌倦而不能从中感到乐趣。这会不会类似于我们常听到的,有钱人并不总是更加快乐,金钱买不来幸福。换句话说,什么是真实的长久的幸福? The Blue Zones of Happiness 的作者调研了世界各地幸福指数最高的地方,总结道,幸福有三个部分,可以用 3P 来概括: Pleasure (愉悦感):哥斯达黎加的居民活在当下,每天至少有六个小时来社交,学术界用人们每天高兴的时间来衡量这个指标。 Purpose (意义感):丹麦的人们有自己的社区,孩子都是由社区一同抚养成人,国家也有很好的福利。这是指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和对生活意义的追求来生活。 Pride (成就感):新加坡的富商执掌跨国公司,为事业奔波的同时也能给家人带来很好的生活。学术界称之为 evaluative happiness,它衡量人们对自己成就和地位的满意程度,是一种对生活总体满意程度的评价。 我觉得亚洲文化,我们所说的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更多的是强调第三个方面。我也意识到自己以前会更侧重在 pride 上面,比如说如果好几天都在外面玩而没有“学习”,我多少会感觉到不舒服。我能感觉到作者对此是持保留态度的,他称之为 happiness in the rearview mirror (从后视镜看到的幸福感)。他描述到他跟那位新加坡富豪聊天,“九年前你说你的目标是星期天跟孩子们一起过,你达到了吗?” 富豪沉默了许久,带着懊悔的语气说道,“我没有”,眼泪在眼眶打转。 每个人在这三个方面所分配时间精力的比例有所不同,但是它们应该都是缺一不可、相辅相成的。Designing Your Life 中提到如何具体评估自己当前的状态,说可以用 Health/Work/Play/Love dashboard,即从自己当前的身心健康状况、工作情况(不只是赚钱的工作,还包括比如做家务这种为了达到其他目的所做的事情)、玩乐情况(为了做这件事本身而做的事情)、和与他人的关系来给自己打分。 不过再细想一下,pleasure 更注重当下感性的体验,而 purpose 和 pride 似乎很类似,都更偏向理性层面,更偏向回顾性的。大概区别在于 purpose 更个人和主观一些,而 pride 更多的是社会客观层面的评价。 Thinking, Fast and Slow 提出了更简单的模型。卡尼曼说我们有两个自我,分为体验自我 (experiencing self) 和记忆自我 (remembering self)。顾名思义,前者更关注当下的体验,而后者在给出判断的时候是依赖于记忆的。有趣的是,这两个自我得出的结论并不总是相同的,甚至有时候是相互矛盾的。书中提到 Gallup 的全球幸福调查也会据此分成两个方面:人们在生活的过程中所体验到的幸福感,和当人们评价自己的生活所给出的判断。可以看出来,前者对应 pleasure,后者对应 purpose 和 pride。我想这大概解释了前面所说的很有钱但是不那么快乐的情况:金钱往往能提升生活的满意度,但对于体验本身带来的快乐,当收入达到一定的阈值就不再增加了,甚至收入越高体验能力还会越低。 体验上的快乐主要来自于关系。这里的关系一般指人和人的关系,卡尼曼说,(除了身体的影响),快乐基本上就是把时间花在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身上。但我觉得这里的关系可以更加广义一些,包括宠物、艺术1、运动2、自然等等。我自己在弹琴和爬山上也有类似的体会。 在通过各种「关系」获得足够快乐的同时,我们还会去追求意义(说了这么久我发现这个逻辑基本上就是马斯洛的需求层级理论)。那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生有既定的意义吗?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应该」做的吗?...

December 31, 2020 · 15 min

2019这一年

自从17年毕了业开始工作以来,慢慢享受到了自由的甜头,可以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每到年末就会想,这一年是不是过得比上一年更好了,是不是做了想要做的事情。我相信每年的答案都会是肯定的(毕竟标准是自己定的哈哈),虽然觉得2019年过得比以往要「复杂」一些。 继续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在这些事情上走得更深入,会产生新的体会,同时也培养了新的爱好;去了很多的地方,想让自己每一个周末都过得值得回忆,觉得这是一种增加生命密度的方法,同时不再像以往那样纯粹为了玩乐,会想怎么样把眼前的景色更好地记录下来。而所谓「复杂」,主要是指这样试图追求自我与社会规则之间产生的不可避免的张力所带来的失落与迷茫,好在跟朋友讨论之后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看起来可行的解决方案(或者也可以叫认清现实吧);当然也有自己在工作上的折腾,现在知道还是由于自己经验不足,走了一些弯路。不过不管怎样还是有很多收获,所以这样的「复杂」也让人成长。 一 那就先从爬山和摄影开始吧。去年总结的时候把17年称为我的 hiking 元年,去年为爆发年,因为当时很自豪地发现自己一年爬的山加起来比珠穆朗玛峰还高,还写了篇知乎答案。说到这个,今年时不时会登陆知乎看看这个答案的动态,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赞同或喜欢,觉得把自己的经历和好看的景色分享出去是一件很让人满足的事情。今年显然是走了更多的路,在我的 spreadsheet 表格中记录了40条 trail,总长度165英里,总高度40647英尺。 觉得这样的仪式感很好,每次看到又多了一条记录,会觉得跟这件事情有了更多的关联。我觉得「关联」是一个很重要的感觉。有一次在 Mt. Rainier 看日落,看到很远处一座山被日落的余晖照得粉红粉红的,回家在 Google Earth 顺着那个方向找,才知道原来那是华州最高的非火山山峰,叫 Mt. Stuart. 过了一个月去 Lake Ingalls backpacking,发现就在这座山峰旁,顿时觉得很亲切,记忆里两年前去都没有留意过。今年11月份回国,飞机向西北方向飞,看到 Cascades Range 的群山连绵于城市上空,兴奋不已地悉数着那些能叫得出名字的山峰。朋友听到我聊起这些喜悦,说「你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你应如是」。 对我来说,走在树林里,真是一种全身心的愉悦。今年感觉到心态上有一些变化。记得最开始 hiking 的时候还会觉得无聊,“不就一直走路嘛”;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特别迷恋山顶的湖,去了 Lake Ingalls、Lake 22、Heather Lake、Lake Ann、Colchuck Lake,往上爬的时候一直在幻想清澈碧蓝的湖从树丛中慢慢显现靠近的那个瞬间;不过到了现在,觉得 hiking 这个过程本身就是让人享受的,能让我瞬间忘记工作和一些烦心事,整个心沉浸在自然里。 当然也不是每次都能看到好景色的。今年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因为去年 Lake Serene 关了,看到别人发的照片又觉得很美,一直很想去。今年2月份去了一次,结果雪太厚没上去成。不甘心,又去了第二次第三次,都因为大雾没能看到全貌… 不过也没什么,出门多了,什么天气都遇到过,可能有些地方还是需要缘分的哈哈。 走的 trail 多了,自然也会有更高的期待和追求,想去风景好的地方,想去看没见过的景色。一月份第一次穿 microspikes 走了雪地,点亮了冬天 hiking 的技能;十月份第一次 backpacking ,还是直接 hard 模式,得在雪地里扎帐篷,早上起来想看日出结果发现鞋子都结冰了,只有拿着烧水的炉子用火烤,而且第一次背着三十多磅的背包走了两天,晚上回来累得不行连吃饭都要睡着了;十二月圣诞节第一次去看冬天的 Rainier,第一次 snowshoeing,被这冬季纯白的世界所震撼了,跟夏天的野花和秋天的红叶有着不一样的美。 如果不能把这些景色记录下来,爬山的乐趣大概少了一半。就像 The Art of Photography 里描述的,when you find something of importance, it will be apparent. It will be compelling....

December 31, 2019 · 13 min